广州出台防控金融风险计划 类金融机构将全面纳入监管

  • 发布者:金融办录入员
  • 发布时间:2018-07-02
  • 来源:

设立金融监测防控中心、创立首席风险官制度,广州在防控金融风险方面正走在前列。

524,广州市金融局对外发布了《广州市决胜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下称《计划》)。广州市成为全国首个出台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行动计划的城市。《计划》提出,通过实施三年行动计划,形成“管理到位、发展稳健、监测全面、预警及时、处置有效、生态优良”的金融市场环境,打造广州金融安全区。

据广州市金融局局长邱亿通介绍,金融风险防控工作的重点行动共6个方面,包括规范各类地方金融业态、完善地方监管体系、建设广州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建设广州地方金融大数据库、推进风险管理制度和人才建设、强化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等,明确地方政府开展金融风险防控工作的具体范围、标准和措施。

记者发现,类金融机构成为此次《计划》的关注重点。《计划》明确地方金融监管工作范围,推动类金融机构全面纳入监管。将小额贷款、融资担保、区域性股权市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互联网借贷信息中介、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社会众筹、私募基金、投资机构等类金融业态、机构,统一纳入到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管工作范围。

明确类金融机构在不同类金融业态及同一业态不同细分领域均应采取“分业经营”模式,避免不同性质的金融风险互相影响、交织和传递,防止以金融控股集团、关联交易、通道业务等名义规避监管。“例如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同时开展私募基金业务,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不能同时开展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广州市金融局解读称。

同时,类金融机构不得利用创新名义规避监管、违法违规从事金融活动,突破风险管理底线。

针对各类金融行为进行正面、负面清单式管理,制定相应的金融活动准入标准、业务规范和经营行为准则。“通过正面、负面清单相结合的方式让类金融机构了解‘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广州市金融局表示。

此外,《计划》的创新性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创新地方金融监管体系。充分发挥市防控金融风险联席会议制度,在市级层面统筹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管、风险防范化解重大问题;研究建立机构监管与行为监管相结合的创新监管模式,实现地方金融业态监管的全覆盖、无死角。

广州市金融局表示,监管规则和制度暂未明确的,按照“暂停增量、整顿存量、清除隐患”的原则开展风险排查、清理规范等工作,清理一批、保留一批、准入一批,做到净化市场、严控风险、规范经营。

二是创新建设广州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防控中心是国内首个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防控平台,防控中心利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等金融监管科技,丰富我市地方金融监管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实现“主动发现风险-提示风险-处置风险-持续监测”闭环管理,形成了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广州模式”。

下一步广州市将依托防控中心建设广州地方金融大数据库,充分挖掘提供企业征信、重大金融案件分析预警、开展存证服务等功能作用。

同时,推动类金融机构接入防控中心,“对辖区内接入防控中心、实现统一清算的各类交易场所给予50万元一次性奖励。”

三是创新建立首席风险官制度。该制度充实风险管理力量,搭建连接监管部门与企业的风险管理链条,筑牢金融风险防控的第一道防线。

据了解,广州市已率先在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试点向互联网金融机构推广首席风险官,取得了良好效果,下一步将向小额贷款、融资担保等其他行业逐步推广。

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对界面新闻表示,首席风险官制在实际的运营过程中,效果明显。“企业层面提高了风险防控负责人的地位,明确是企业高管,由董事会聘请,有的还是公司董事。首席风险官对公司所有的事情具有知情权,且成为与金融局沟通的重要桥梁,获取政策声音,将其带到及参与到公司决策中去。”

四是创新防范处置非法集资工作。发挥网格员、社区维稳人员作用,建立深入社区的非法集资巡查制度;利用防控中心加强对非法集资活动的监测预警;建立案件会商、案件通报工作机制,加强研判定性和综合防治,做到“打早打小”等。

方颂还认为,防范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是《计划》的亮点之一。“打早打小,将广州进行网格化管理,把街道和居委会的力量都用上来。”

“对北上深等外地机构在广州的分公司管理是个重大风险点,按监管分工由机构地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但一出问题一样影响广州。例如善林金融在广州有19家线下门店,投资人都是街坊,现在出了问题影响到广州的稳定。”方颂表示,未来进行非法集资网格化管理,利于收集信息,提早预警。另外非法集资形式五花八门,已有越来越复杂和低龄化趋势,这也是当前金融风险工作中的突出问题。



相关链接